英语单词拼读规则表 2014电子版 每份1元
《英语单词拼读规则》2014(电子版) 每份36元
《英语单词拼读规则》(安师大版) 每份12元

Alice 网上一对一教学

专教音标、英语拼读

|首 页|表 一|表 二|表 三|表 四|表 五|表 六|表 七|表 八|表 九|名词解释|下载中心|

高效率记单词 低成本学英语 节约学习时间 享受生命乐趣

 四川大学 张凤桐

四川大学 张凤桐

我国英语教学中的语音体系问题(PDF)

我国英语教学中的语音体系问题

四川大学 张凤桐

提要:本文以回顾A.C.Gimson为代表的英国英语普通型标准发音(general RP)的发展进程和近二十年中国英语语音学界的主要科研成果为线索,综合评述20世纪我国英语教学中的语音体系问题。作者认为,实现从Jones体系向Gimson体系的转轨准备工作已基本完成,希望教育主管部门及时会同有关专家学者讨论决定。

关键词:英语教学、英语语音

语音教学是我国英语教学的起点和基础。在有声信息交流地位急剧上升和国际人员往来日趋频繁的今天,尤其让人感到语音教学的重要。我们应当注意选择那种既能通行于大多数英语国家,又有权威性分析与描述的发音模式作为教学标准。这种标准还应跟随自然语言发音的发展及时修正,其标准不应过时,也不应特别时髦。

但就我国英语语音教学整体来讲,采纳的基本上仍是Daniel Jones (1881—1967)那种流行于19世纪末年的发音标准,并且使用着一些与Jones理论相背离或自相矛盾的语音教学体系,使广大师生感到无所适从。笔者拟根据多年收集的文献资料和中外英语语音学界的科研成果,对我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的更新、规范、统一等问题,作一个较系统的探讨。

一、我国英语标准发音(RP)教学由来已久

根据李良佑、张日升和刘犁所著《中国英语教学史》(1988)记载,我国英语教学正式开始于1862年清政府开办的中国第一所新式学校——京师同文馆。该校设置的第一个专业便是英语。1903年清政府颁布《奏定高等学堂章程》和《奏定大学堂章程》,明文规定“英语必习,兼习俄法德日之一”。章程正式提出大学设置外国文学专业。英国文学门中的声音学大概就是我们英语语音教学的源头了。

现代英语标准发音体系自19世纪下半叶以来,大体经历了三个时期,每个时期都产生了一名具有国际影响的理论权威,我们不妨以他们的名字称呼之:

Henry Sweet时期 1877—1917
Daniel Jones时期 1917—1967
A.C.Gimson时期 1967至今

Sweet是现代英语音位理论与音位体系的奠基人。他的理论对清末民初英语教学的影响,由于历史的原因,现在难以详细查考。而Jones音位体系统治中国英语语音教学达80年之久。他是国际公认的20世纪最有影响的语音学家。他1909、1917和1918年分别出版的The Pronunciation of English(《英语语音》),An English Pronouncing Dictionary(《英语发音词典》)简称EPD)和An Outline of English Phonetics(《英语语音学纲要》),为英国人和外国人学习英国英语标准发音(Received Pronunciation,简称RP)提供了可靠的理论依据和范例。该书第一版4年后即被引进中国,每个词条后都加注了释义,称作《英华正音词典》(An English-Chinese Phonetic Dictionary) ,由中华书局出版,译订者为陆费执和瞿桐岗。同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美国盖葆耐(Brownell Gage)编写的《中国学校英语教授法》(How to Teach English in Chinese Schools),也使用国际音标讲解英语发音。

我国历届政府,从清末开始,重视全国性教材编审工作。教育部(委)所领导的教科书编审委员会制订英语教学大纲、统一课程标准、编辑审订课本,对英语语音教学自然也起到了规范指导的作用。从20年代中期到解放前夕,先后有林语堂编著的《开明英文读本》(1927)、周越然( Tseu Yih Zan)编写的《修订英语模范读本》(1929)、王云五和李泽珍编写的《初级中学用综合英语课本》(1934 )、林汉达编写的《高中英语读本》(1935)及先由林语堂编写后又与伦敦大学学院语音系H.M.Davis夫人合作修订的《开明第三英文读本》(1933)。这些“部审”教材内容丰富,质量颇高,发行面广,使用时间约在10年以上。在语音教学方面注意紧随英国英语标准发音RP的发展趋势。周越然和王云五使用的国际音标,根据Jones的《英语发音词典》,林语堂(1933)和林汉达(1935)则使用《袖珍牛津英语词典》注音符号标音。但林语堂似乎对英国Jones语音体系更为重视,他认为:在中国进行英语发音教学,最好的办法是以国际音标宽式注音为依据,因为这是最简单、最科学的方法。(林语堂1947:11)

除了普通英语教材,还有数本英语语音学课本介绍RP体系。由邵鸿馨编著、中华书局1939年出版的《英语发音津梁》(A Guide to English Pronunciation for Chinese Students)明确说明:受过教育的南英人士使用的发音,被语音学家们视为标准读音,也是英国私立寄宿中学教学发音。希望改进发音的中国学生需要一种模仿的标准。有充分理由说明,他们应该采纳上述这种已受到肯定的标准。该书的音位体系、音标体系和音标书写方法,就其经济性和明晰性而论,与Gimson体系相比具有很多相似之处。

五、六十年代有三种教材,在英语语音教学方面具广泛影响;1956年陈琳、杨树勋、王光宗编写的《大学英语课本》、1959年葆青编写的《英语语音简明教程》和1962年许国璋主编的《英语》,都具有系统、简明等特点,遵循Jones 1956年第4版《英语语音》和11版《英语发音词典》体系,以国际音标宽式注音代替牛津音标或韦氏音标,大体规范了我国各级各类学校的英语语音教学,为巩固和发展英国英语标准发音的教学成果发挥了历史性作用。

总的来说,尽管1949年前后在我国各大中学校任教的美国人或留美教授为数不少,但以Jones英语标准发音RP理论为准绳的我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从未受到过根本动摇。RP一直是我国英语教学中阐述最为清楚、教材使用最广、录音资料最丰富的占主流的语音体系。

二、Gimson普通型RP:英语史上前所未有的语音规范

本世纪60到90年代,是英语语音发展史上很重要的时期。在经历了Jones理论高峰之后,语音理论与描述跟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快速演变的英语现实之间,出现了明显脱节趋势。当1917年EPD第1版问世时,Jones把他那本词典所记载的语音模式称为Public School Pronunciation (私立寄宿学校发音,简称PSP),从1926年第3版起改为Received Pronunciation (RP)。Jones当时将该语音模式定义为“有男性成员在著名私立寄宿学校受过教育的英格兰南方家庭平时交谈的常用发音”。60年代初,Gimson依据广泛的语音调查,修正、宽化了Jones RP定义,使其具有更为广泛的社会和地域基础,更为大众化,更能真实反映英语发音现状。那是1961年,Edward Arnold出版社请他根据英国国内市场需要,撰写一本发音教材。结果,他还将教授外国学生英语所用的一些材料也囊括了进去。该书名为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onunciation of English,于1962年出版,使他在英国内外一举成功。

Gimson在这部著作中,对英语发音标准、音位体系及音标体系作了认真而慎重的选择,在英语语音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性质。他认为英国社会有三种RP。一种是老年人及某些职业和社会圈子里的人传统上通用的保守型标准发音(conservative RP) ,属于过时的“19世纪末年流行的发音”。另一种是以BBC播音员为代表、流行最广的中年人使用的普通型标准发音(general RP)。第三种叫作激进型标准发音(advanced RP) ,这种发音的使用者主要来自某些专门性社会群体,特别是上层阶级的青年一代。其中最为夸张者,可能会给人一种“矫揉造作”而那些并非赶时髦而产生的新式发音,则很有可能预示现代RP的发展方向,而成为将来的普通型标准发音。所以,他认为词典注音和英语教学,尤其是教外国人学习英语发音,应以普通型RP作为标准模式。

在本世纪50到60年代,Trager和Smith (1951)所倡导的结构主义音位学很有影响,但Gimson并没有为了争取注音体系的简化而倒向美国那种合乎逻辑而又简洁经济的音位分析方法。他也没有采纳Jones提出的不太受人欢迎的建议,如以时位理论为依据,将beat和bit两词中的元音看作同一音位,等等。关于前一种抉择,他在该书前言中解释说:“主要原因是我们需要一种语音层次上明确,音位层次上又相当整洁的音位分析。采纳传统使用的英国英语注音方法阐述语音发展及变体,似乎更加方便易行。”(Gimson,1962)关于后一种抉择,早在40年代后期他就开始酝酿了。1944年Jones在哥本哈根Acta Linguistica杂志上发表论文“Chronemes and tonemes”提出上述观点,以便简化音标体系。不久,Gimson也在该杂志撰文,题为:“Implications of the phonemic/chronemic grouping of English vowels”,就英语标音问题介绍了他的实验过程和结果。这项实验大体上利用听写方式进行。参试者是26名来自伦敦及附近地区、缺乏基本语音知识的人,但熟悉Gimson的发音方式。听写的单词包含传统时位/音位元音对子(chronemic/phonemicpairs)/,如 /i:,i;:;:;u,u:;e,/。Gimson通过改变单词的元音长度和音质来检测受试者的反映与理解程度。分析实验结果之后,他得出了结论:对于操南部英语的人,音质比音长更为重要。任何需要显示音质重要性的标音,都应将音质区别置于首位,元音音位总数要达到20—21个。假设以长音符号象征音质不同,不该以音长、而应以音质基础。在纯粹的宽式音位标音中,似乎找不到什么理由反对使标音再稍微严些窄些,描写性质再明显些,甚至在正规长元音后面加注长音符号。关于这篇论文的价值,至今没有见到有人评论,但刚刚步入语音学界的青年Gimson是不是这时就萌发了构拟RP新体系的念头呢?经过10多年酝酿,1962年他的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onunciation of English问世时,便正式推出了一个含20个音位的崭新元音体系:

7 short :/i,e,,,u,,/
5 long (relatively pure):/i:,u:,:,:,:/
3 long (glides to [i]):/ei,ai,i/
2 long (glides to [u]):/u,au/
3 long (glides to []):/i,,u/

关于建构这个元音体系的理论基础,他还提供了进一步的说明。他承认当时存在着几种富于逻辑性又精确经济的元音音位标注体系。特别是Jones特宽式标音,可以减少5个音标。但Gimson认为音位分析要看教学对象与目的,非常经济的音位体系并不总是最有使用价值。他的音位体系不追求最为经济的体系,但要使标音向学习者提供有关音位发音的大量知识(特别是音质与音长之间的关系),还要相当尊重操RP的英国人对区别性元音对子的感觉与反映。

在具体的元音音位描述中,Gimson又以存在于音位之间的音质方面的相互关系为依据,按照基准元音(cardinal vowels)的顺序重新进行了排列,共分三行。单元音、合口双元音和中向双元音各占一行。

/i: e : : u: : /

/e a a/

/ e /

在辅音的命名、分类、排列、描述及教学方面,GimsonJones相比也有不少革新之举。广泛运用语音学和音系学最新研究成果阐释自然交际中的音位变体更是该书的一大特色。Gimson的理论体系得到了很多语言学家和词典编纂者的赞誉和效法。

1963年,Jones由于年事已高,把《英语发音词典》的改编更新工作托付给Gimson进行,于是有1967年EPD 13版的问世。这一版词典最主要的特色是编纂指导思想的改变。在Gimson心目中,EPD主要是向把英语作为外语学习的读者介绍现代英语发音。所以他把充分满足词典当今使用者的需要和反映RP的目前状态作为编修13版词典的指导思想。既然主要读者不再是本国人,那就应注重具有区别意义的音位发音并剔除老版中许多非区别性的音品(allophonic)注音。前任主编Jones曾多次宣称:RP本身并不比其他发音模式“优越”或“漂亮”,他之所以把RP作为词典记录的对象,是因为他恰好能够充分地、准确地取得有关这种发音的知识。他无意成为语音改革者或决定语音好坏的评判者(Jones,EPD13版简介)。Jones这番话,显然是说给他的同胞听的,颇有一种不偏不倚的风度。但本世纪后半叶的英语早已成为国际通用语。为了适应世界各地读者的需要,Gimson大胆提出:这本词典基本上带有描述性的意图,但对多数读者来讲,也应具备规定性的功能。为了忠实反映现代RP的情况,圆满完成规定性功能,Gimson从这一版开始,在尊重本世纪初叶以来RP定义已经淡化这个事实的前提下,改变了元音舌位图上单元音/,:,,:/ 的舌位和双元音 /u/的起点舌位,还就300个单词的读音选择及重读模式向100位从事语言工作并能对发音现状作出客观评价的人士发出问卷调查,然后依照统计数据修订词条,其中有actual,bankrupt,frontier,issue,retch等。Gimson认为,编修词典不应故意超前推崇在一代人时间里还不能真正站稳脚跟并得以普及的读音(Gimson,1967:VII)。从整体来看,EPD13版仍然遵循包括音标在内的Jones理论体系,但Gimson的这种客观、求实、继承与革新兼顾的语音学思想,基本上得到了贯彻,使这本词典,甚至整个英语语音学领域,呈现出一种由Jones体系向Gimson体系过渡的趋势。这种局面是EPD 1917年首版以来的第一次。很多学者,如Arnold(1965)、Bansal(1971)、Lewis(1972)、O'Connor(1973)和Trim(1975)对Gimson体系都表示了浓厚的兴趣,竞相采用。特别是Lewis(1972),通过描述他的Concise Pronouncing Dictionary of British and A merican English,清楚地表达了他对Gimson体系的赞赏与理解。

10年之后,即1977年,Gimson独立承担编辑的EPD14版问世。他根据英国社会与语言现状,继续宽化、更新Jones RP定义,对EPD实行了全面修订,把这本具有世界影响的词典正式纳入了他1962年以来所开创的理论体系。从此,以Gimson为代表的普通型RP体系在英国和世界范围内,进入一个大普及并得到最后确认的阶段。

Gimson的理论体系得到了国际知名语音学家和音系学家的承认,他的同窗 O'Connor,几乎在语音学发展的每个阶段都与他同步。 Gimson的理论体系在EFL词典编纂家当中引起的反响尤为强烈,许多家出版社竞相采用。首先是近年来英国出版的最优秀的学习词典,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1978) Longman Dictionary of English Idioms(1979) ,继而是 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 of Current English(1980年修订第3版),它直接邀请Gimson教授作语音编辑,使其原本就已相当精简的音标体系更加科学,为后来的学习词典树立了样板。采纳该体系的EFL词典还有: An English Reader's Dictionary(1969),Collins English Learner's Dictionary(1974),Oxford Elementary English Dictionary 1981),Longman Active Study Dictionary of English(1983),Longman Dictionary of English Collocations(1986),Times -Chambers Junior Dictionary(1987),Oxford Curent Oxford Student's Dictionary of English (1988),Collins COBUILD Essential English Dctionary(1988),Advanced Learner'sEnglish (1989) Dictionary of Current,Penguin English Student's Dictionary(1991),Longman New Junior English Dictionary(1992),Longman Handy Learner's English Dictionary(1993),Collins Gem English Learner's Dictionary(1993),Longman Illustrated English Dictionary for Young Learners(1996)。除Collins词典仍使用老式音标外,几乎所有EFL词典都采纳了Gimson44音位体系和新式音标体系。

面向英国国内读者的普通语文词典,也有在EPD 14版发行之后很快就采纳Gimson体系的,如Collins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1979)和New Collins Concise English Dictionary(1982)。这两本词典都在突出位置登载着Gimson的专文《The pronunciation of British English 》使读者对普通型RP的历史与现状有一个明彻的轮廓,这可说是的Collins一大创举。

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Gimson语音体系的影响,已经从“学习者词典”和普通语文词典扩展到专业性和百科性词书,如:David Crystal的 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1987),Wells的 Longman Pronunciation Dictionary(1990)及 Oxford Encyclopedic English Dictionary (1991)等。

但在英国这样一个文化传统比较保守的国家,Gimson体系能否取得最为正式的确认,还取决于具有浓厚民族特色和广泛国际声誉的老牌正宗牛津词典的态度。

老牌正宗English(COD)以来,从不规定Oxford词典,自1911年Fowler兄弟出版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of Current发音标准,所记录的发音包括多种类型。70年代初,由于普通型RP影响的扩大和理论上的日臻完善,该出版社的态度也开始松动。4卷本A Supplement to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OEDS)和两卷本 The 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n Historical Principles分别于1972和1973年作出规定:本词典所注发音是英格兰南部受教育者使用的发音,即“公认标准发音”。COD(1976)第6版也接着宣称按照RP注音。

Gimson教授于1977年推出EPD14版后,Oxford系列词典编辑们不仅继续遵循“公认标准”和“标准发音RP”,还专门邀请Gimson参与修订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并且在各类词典中彻底放弃了坚持六、七十年的繁琐不堪的牛津标音法,改用国际音标,并标注Gimson普通RP。

这是英语发展史上有重要意义的事件。它象征着英语普通型标准发音体系,从音标到理论,在英国本土上取得了全面的统一,赢得了规范地位。我们在讨论英语语音教学体系改革时,无法漠视这种差不多持续了一百年的历史进程与现实,而应主动地、系统地进行研究与借鉴。

三、中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目标一致、种类繁多、内容庞杂、亟待梳理

这种情况有其历史的原因。当1962年Gimson推出他的传世之作时,我们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1967年EPD13版问世时国正值“文化革命”高潮,使我们五年之间错过了两次机遇,没有及时吸收英语语音学的最新成果。1977年EPD 14版后,国家开始改革开放,宽松的政治气氛和急切的社会需求,唤起了英语教师语音研究的热情。从1983年至1985年,仅三年时间,便有劳允栋(1983)、张冠林(1983)、邹世诚(1983)、周考成(1984)、许天福(1985)、方淑珍(1985)、何善芬(1985)等RP教材出版发行。当时大家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参考资料,也没有相当的理论准备,难以在短期内吸收概括上述一些英语语音学的最新发展倾向,就是陈琳、葆青、许国璋这些知名专家也未能解除Jones保守体系的束缚。如果将他们改革开放前后出版的代表性教材作一番对比性研究[陈琳、杨树勋、王光宗(1956)与陈琳(1980)、葆青(1959)与葆青(1988),许国璋(1962)与许国璋(1993)],便会发现如下一些问题:

陈琳(1980):取消了早已过时的//及两个“三元音”/ai,a/,将元音数目简化为20个;另一方面,又增加了两对“破擦音”/tr,dr,ts,dz/,使其语音体系与中国流行的“48音素说”统一起来。

葆青(1988):从正文看,整个音位体系未作改变,音位总数仍为45个。旧有的元音舌位图,依然故我,包括改写后的/u/的起点。但在“英语元音音素”表内,增加了/ei,ai,u,au,i/,使元音总数扩大为26个。另外,含“三元音”的例词都打了重音(见p.12),说明作者注音时把“三元音”视为元音系列,而不是正式音位。所以,从实质上讲,葆青仍在坚持她的45音位体系。

《新编许国璋英语》(1993):具有全新的思路、全新的内容和全新的设计,可惜在语音体系方面留有许多保守性的遗憾。

作者称:“本书采用最新国际注音音标”。我认为这是指Gimson主编的EPD14版音标。然而该书只是采用了其中的一部分,如用/,,:,,a,e分别取代Jones体系中的/,u,:,u,au,/,但拒绝接受//,致使Gimson体系中的/,e,a,,/仍然写为/i,ei,ai,i,i/。

从第IV页上的“音标表”来分析,该书语音体系含49个音位,而不是许国璋(1962)的48音位。明显的变化包括:

(1)增加了/ei,u,ai,au,i/共5个三元音,并在练习中(如 p.120)作为正式音位处理,使元音音位数目上升到25个。这不仅自相矛盾,而且与一般音系学原理相左。

(2)取消了两对破擦音/tr,dr,ts,dz/,使辅音音位减至24个,辅音标音更加音位化。但《新编许国璋英语》正文仍然使用许国璋(1962)的语音体系,对英语各音位的文字描述和元音舌位图可以说是原封未动,Jones保守型RP的特点都像过去一样留存下来,舌位图上/u/的起点与葆青(1988)相同,还是从前的[ou]。在单词读音方面笔者曾作过抽查。以17课 Hong Kong的词汇表为例,42个词语中有14个与EPD14版不同;扣除两个印刷错误,仍占三分之一。

改革开放后,国家教委推荐出版了一些新教学大纲和新教材,对我国英语专业或非专业英语教学起到了指导规范和促进作用。可是,就语音体系而言,也有不少根本性的问题值得商讨。以1989年正式出版的《高等学校英语专业基础阶段英语教学大纲》和1992年胡文仲等编写的《大学英语教程》为例:

1989年大纲“语音项目表”列出54个音位:

1.元音26个,其中单元音12个,双重元音9个(含//),三重元音5个(ei,ai,au,u,i)。

2.辅音28个,其中破擦音3对/t,d;tr,dr;ts,dz/。这显然是一个既不属于Jones保守型RP,也不属于Gimson普通型RP的语音体系,是一个过于繁杂的非音位性语音体系,难以在现代著名语音学著作和英国词典中见到。

《大学英语教程》坚持中国60年代以来的48音位说,比上述大纲的体系精简,但在音位分类与描述方面,仍可发现不少保守型RP的痕迹,比如,说/r/是摩擦音,说//是低元音,说/i/是由 //向/ i/滑动的双元音等等。

现代英语的音位体系包括这一语言的全部音位及其分类、描述、相互组合关系、词中分布和音标书写等多项内容。限于篇幅,我们不能从各个方面仔细论述国内其他教材书籍的语音体系。下面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国内RP音位数目的初步统计,也许能够帮助大家进一步认识我国英语教学中语音体系的繁杂情况。

44音位体系使用者:教育部师范教育司(1984a),方淑珍(1985)、陆谷孙(1989)、刘正仪(1990)。

45音位体系使用者:郑易里(1959),谢大任(1963)、张其春、蔡文萦(1963)、葆青(1973、1988)、教育部师范教育司(1984b)、周考成(1984、1990)、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词典编辑室(1990)、蔡文萦、赵琏等(1994)。

46音位体系使用者:许天福(1985、1986)、张凤桐(1996)。

47音位体系使用者:陈琳、杨树勋、王光宗(1956)。3

48音位体系使用者:董亚芬(1961)、许国璋(1962)、北京大学西语系英语教研室(1973)、杜秉正等(1978)、陈琳(1980),大连海运学院英语教研室(1981)、复旦大学(1982)、唐钧、王美芳(1982)、张冠林(1983)、何善芬(1985)、胡文仲(1992)、人民教育出版社外语编辑室(1993)、许国璋(1993)。

49、50、54、55、56、57音位体系使用者分别是:秦秀白(1983)、蔡冬生(1963)、高等学校英语专业基础阶段英语教学大纲制订组(1989)、劳允栋(1983)、邓君敏(1986)和邹世诚(1983)。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这十多种教学体系使用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教授英国英语RP ,并且音系框架大体一致。规范我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的前提和基础就在这里。

四、规范、更新、统一、简化
我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

为了尽快改变长期存在的语音教学与英语现实及理论日趋脱节的局面,许多人都在认真思考英语教学中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如何规范、更新、统一、简化我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

就我国语音学界整体而言,体系的探讨开始于研究介绍当代英国英语的发展变化开始。进入80年代,大家的研究兴趣集中于以A.C.Gimson为代表的普通型标准发音体系和他的两本具有世界影响的著作: EPD和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onunciation of English,比较重要的文章大概有10数篇。这些文章向读者详细介绍了英国英语标准发音RP在音位体系、音位发音、音位分布、重音以及语调等方面的发展变化,以及以Gimson,O'Connor为代表的普通型标准发音的主要特点,对我国英语教学中的语音体系问题提出了颇具远见的意见。其中许天福(1985)发出呼吁:中国英语教学也应紧跟上“RP的变化,不要停留在琼斯的体系上,而是应该适应Gimson的新体系。”

普通高等学校和师范院校的英语专业,担负着为国家培养高级英语人才和师资的繁重任务。为了实现英语语音体系转轨并进而建构我们自己的语音教学体系,许多教师都为新教材的编写付出了多年努力,如劳允栋(1983)、张冠林(1983)、方淑珍(1985)、许天福、虞小梅、孙万彪(1985)、刘正仪(1990)、俞述翰(1991)、张凤桐(1996)等。前三种教本的观点在保守型RP和普通型RP之间,常常处于某种过渡状态。而后四种教材或论著对Gimson普通型RP体系的接受与运用,似乎比较彻底、比较全面。它们之间的一致之处远远超出了表面上的分歧,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我国英语教学以Gimson体系为依据,规范、更新、统一、简化语音教学体系的大趋势。

采用Gimson注音体系的英语词典和英汉词典,在我国大量出版发行,既是对我国英语教学中语音体系转轨的推动,也是此项艰巨任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复旦大学陆谷孙教授主编的《英汉大词典》(1989)为此作出了贡献。

五、希望与期待

一个国家在英语教学中采用什么样的发音模式,由该国英语教学的历史和现状所决定。词典和教材应当使用统一的发音标准和音位体系,这是英语学界多年来一致的见解。本文通过历史回顾说明,我国在本世纪20年代选定了以Jones为代表的英国英语标准发音作为教学发音范型。经历了70多年的教学实践之后,Jones体系可以说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由于英国英语音位体系的转换已成定局,处于世纪之交的中国英语教学界,不得不在英语语音教学体系方面慎重进行再一次选择。有三种可能摆在面前:

第一,对英语语音教学的标准与音位体系问题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容许各级各类学校各种教材、各种词典政出多门、各霸一方;或者继续让Jones体系与Gimson体系在我国英语教学中自由竞争,静观事变,尔后决定取舍。过去这样做,可能是受了历史条件的限制,在学术上也有某种必要。如果现在还不改变这种方针,则必然会使我国英语语音教学在理论与实践上离国际水平与英语现实越来越远。

第二,继续坚持使用以Jones为代表的保守型RP。这显然违背了英语发展规律,是一种逆语言潮流的作法。诚然,语音体系是从历史中成长起来的,是在历史过程中积累起来的。以Gimson为代表的普通型RP,是以Jones为代表的保守型RP连绵不断的历史演进的结果,两者之间存在着内在的联系。

第三,在全国英语教学中实现语音体系转轨。英语语音学界许多专家教授,在有关方面支持下,为此进行了约20年的理论探讨和教学实践,逐步达成了共识。概括起来就是:以A.C.Gimson为代表的英国英语普通型标准发音体系是以Jones为代表的保守型标准发音体系的延续和发展,它冲破了英国社会等级、受教育程度和地理观念的藩篱,比保守型发音具有更广泛深厚的社会基础,而且音位体系简洁经济,最具权威性分析与描述,已得到大多数英国语音学家、词典编纂家和BBC等传媒的认可和赞同,也是英语世界流行最为广泛的语音体系,同时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规范、更新、统一、简化我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的理论基础和准绳。

实现我国英语语音教学体系的转轨是一项有关我国英语教学成败的艰巨事业,几名或几十名学者难以最后完成。我们真诚地期待国家教育主管部门会同有关专家学者进一步研究并做出切实可行的规划,以满足21世纪国家对英语人才的高度需求。

附注:1. 2.见Gimson先生1985年2月4日给笔者的信件。
3.原书第4页说“在英语中元音音素和辅音音素各二十四个,共四十八个”。但实际所列的单、双、三元音数目只有23个。

收稿日期:1997年12月15日;修改稿,1998年7月5日;本刊修订稿,1998年8月1日:通讯地址:610064四川大学外文系。

主要参考书目

明明白白读英语 轻轻松松记单词

You can memorize words in an efficient way if you pronounce them reasonably. Say words correctly, and you will learn them easily. Correct pronunciation means correct spelling of the words. English spelling is not good to guide its pronunciation. But spelling and pronunciation have closed relationship. They match each other perfectly. Sometimes we can pronounce a word according to its spelling. English pronunciation can also guide its spelling. This is a two-way communication.
支付方式 银行转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网 微信号sprew- 电话18805625062

《英语单词拼读规则表》 《英语单词拼读规则》 《英语拼读例词分类》
 

资源下载(1)

Mantid
英语拼读教学的再认识
人名表(Name List)
《英语单词拼读规则》(修订版)修订说明
英语字组表(A3)
英语字组表(A4)
《英语单词拼读规则》例词分类手册(下载)

相关资料

这套资料适合什么年级的学生?
我国英语教学中的语音体系问题
ie的特殊性
关于[tr][dr][ts][dz]的疑惑
Gimson语音体系
疑难问题PQ汇总
常见问题FAQ汇总
音素与音位的区别和联系

QQ群233236667 微信号sprew-

参考书目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
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
剑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
英语重音动态研究
英语语音简明教程
我国英语教学中的语音体系问题
剑桥英语拼音词典
英语发音词典第14版
英语发音字典第11版
英语拼法的再认识

没有继承,哪来的发展。
没有批判,不可能创新。

 
网友们经常提及的问题
《英语单词拼读规则》
字符概念的引入
单词注音方法推荐
对英语单词可拼读性的认识
辅音字母双写的含义
字符的不可分割性
记忆英语单词的三种境界
26个字母出现频率排顺序
字符的“名称”与“读音”
判断单词读音的三个步骤
关于ia io iu 及三元音
拼读与音析
长音与短音
字符 元字符 单元字符
复元字符
辅字符 单辅字符
复辅字符
|关于本站|下载中心|网络课程|规则导读|练习答案|友情链接| |

编著 李 徽 联系电话:18805625062 QQ:3759326
Copyright© http://www.spre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8100528号